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
 
環球市長出版社有公司
  您的位置:首 页 > 《环球市长》杂志 > 城市经典
综合查找:
城市经典
 
热门
 
 城市经典

产业空心化背后是深圳的放弃与坚守

作者:钛迷 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8-17 20:48:52
 

深圳怎么了?产业空心化是否已动摇根本?

2016年,深圳市生产总值超1.93万亿,平均下来,每平方公里GDP产出高达9.76亿元。“寸土寸金”,让深圳成为国内大中型城市的翘楚,同时,也让其渐渐失去引以为豪的很多东西,比如可供支配的空闲土地资源,再比如因政策、劳动力、成本优势发展起来的产业集群。

同时,深圳第二产业发展情况越发不乐观。在深圳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中,第二、三产业结构由上年同期的39.0:61.0调整为38.6:61.4。略微浮动4个点,距离分析师所说的35%“警戒线”仅一步之遥。

大批企业外迁,导致消费市场和就业环境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。不知大家有没发现:近两年,深圳关店潮和商家跑路现象明显增多。在近期一次社会调研中,30%的求职者反馈:今年校招、社保缩水严重,再就业、待业时间增加近50%

此外,因房租、生活成本居高不下,部分在深工作者转而辞职去东莞、广州等周边城市发展。企业和人才逃离带来的双重困境,正一步步向这个年轻的城市逼近。

深圳到底怎么了?“产业空心化”是否在动摇这座城市的根本?种种谜团,让深圳未来的发展显得扑朔迷离。

 

产业空心化的促因是深圳的放弃与坚守

有人认为:成本是逼走企业和人才的主谋。

诚然,由于政策红利、人口红利的消失,加上可供深度开发的空间资源有限,一般企业在运营成本攀升的情况下,都会倾向于向外迁移,转嫁成本。

不过对比华为、中兴、比亚迪、富士康、欧菲光、兆驰、兴飞科技、海派通讯、霍尼韦尔等上万家“出走”的企业,我们发现这场“集体出走”,并不是毫无预兆的暴走,很大程度上有计划撤退或扩张的成分。

比如2014年将生产基地迁往河源的中兴通讯。据爆料,此举其实是深圳市政府以财政资金入股的方式,一手操办深圳部分制造业向河源转移的大戏。这一过程中,深圳市政府实现了对河源的“对口帮扶”,中兴也同步完成了业务扩张和降本,只不过3年后项目依然停留在一期。

2015年比亚迪投资汕尾与之类似。新汽车产业基地落户汕尾,被视为当地招商引资的里程碑。据比亚迪总裁王传福透露:此举主要在“实现深圳、汕尾、比亚迪三方合作共赢”。

扩张性外迁是中兴、比亚迪扩大市场和产能的“跳板”。对于华为、欧菲光等来说,虽然出于成本考虑对外转移了生产线,保持深圳总部“大脑”,形成了类似“深店莞(惠)厂”的新商业模式。对于他们来说,在低人力成本、生产规模的需求导向下,战略性撤退是难免的事,可深圳在市场环境、进出口贸易、消费力、政策、人才等方面的优势依然具有莫大吸引力。跨区域协同发展,成了折中的选择。

上一条新闻: 没有了
下一条新闻: 广州世界排名大幅上升的三重价值
 
关于我们 网上投稿 广告咨询 联系我们 粤ICP备10036502号
Copyright © 2010 環球市長傳媒集團有限公司.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036502號         版權及免責聲明:
本網凡注明“來源:《環球市長》杂志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環球市長網,未經許可不得擅自使用。
本網凡注明“來源:XXX(非《環球市長》杂志)”的作品,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